梅花拳|梅花拳墓地|梅花拳发源地|梅花拳始祖|少林梅花拳|梅花拳视频|梅花拳吧
最新公告:
梅花拳网站已开通,敬请梅花拳爱好者和武林同道踊跃参与梅花拳论坛,为更好地弘扬梅花拳,共同努力!
今天是
 
名师讲坛
 
马爱民教授详考梅花拳
梅花拳大师韩百广论动
论殷商武术文化的发展
马爱民教授详考梅花拳名师杨炳

                《习武序》
     
     二十世纪 八十年代 初以来,我多次在各地调查梅拳历史的发展,并主持挖出倒埋入地下的清代及民国时期的大 雷家村多块梅拳大师碑刻,又和杨彦明先生多次或单独在山东、河北、河南等地走访杨炳梅花拳传人,调查杨炳《习武序》的流传下落,数次往返于冀鲁豫地区,发现了重要线索,我们不仅在河北邢台找见了民国10年这篇《习武序》手抄本的底稿,最终还查到了杨炳《习武序》在道光23年(公元1843年)的重抄本原件,至今已有159年之久,同时,还发现了同治12年(公元1873年)杨炳《习武序》的重抄本,道光23年和同治12年的重抄本基本反映了杨炳于乾隆7年距今260年前,他在家乡内黄写成的《习武序》内容的原貌,有了这一底本,可以纠正和补充民国10年的手抄本存在遗漏和错误,殊为珍贵,对于我们进一步研究义和拳运动的起源和中国武术发展史,全面了解杨炳《习武序》的思想内容,探讨清代梅花拳民间拳会的内部组织形式及历史面貌,都将有极为重要的学术研究价值。
    自1987年我国著名历史学家、 山东大学历史系教授 路遥先生主编的《义和拳运动起源探索》一书首次公开了杨炳的《习武序》以来,引起海内外学术界的关注,2000年10月在山东大学举行的义和拳运动100周年国际学术讨论会上,对杨炳的《习武序》与义和拳运动的关系再一次成为专家研讨关注的热点,现在公开于世的这部《习武序》是民国10年的一部手抄本,该抄本在结尾处称是转抄于清道光23年(公元1843年)《习武序》的重抄本内容,实际上,这篇民国年间的手抄本,也并非是道光23年杨炳《习武序》重抄本的原件内容,民国10年手抄本内容,其中存在许多错误漏洞之处,很多重要的内容,在转辗传抄过程中被误传误抄,颠倒错乱,许多地方失去该书原貌。 
    杨炳,原叫杨生炳,字虎文,号松岩,生于清康熙11年(公元1672年),为今内黄县城东丁庄人,自幼随父杨达(字显六)习武,并受业名师指导,精通梅花拳,康熙51年(公元1712年)冬中壬辰科武探花,授康熙御前二等侍卫兼都司签书,康熙52年3月18日(公元1713年)康熙皇帝对其诰封,在颁布《奉天诰命》中称赞其有"武勇夙谙,文高武典"之才,现内黄县丁庄仍遗存有乾隆11年刻立的康熙皇帝圣旨龙头碑记其事,杨炳是我国历史上最早有文献记载的梅花拳一代大师,杨炳晚年离京返乡终养,乾隆7年(公元1742年)为传播梅花拳,他汲取中国古代军事家的兵法思想及儒家思想和《周易》法则,阐发梅花拳的文理功法,写成的《习武序》一文,在冀鲁豫一带梅花拳内部弟子中广为流传。现已公布的这篇《习武序》是民国10年(公元1922年)抄自清道光23年的《习武序》重抄本,我们在冀鲁豫地区调查梅花拳的历史发展活动时,发现的杨炳《习武序》正是这篇道光23年重抄本的原件,该本记有"道光二十二年岁次癸卯暮春朔四日重抄"的字样,同时,还发现了同治12年(公元1873年)《习武序》的重抄本原件,书后载为"同治拾贰年春,志山道众,损资重刊,以广流传,板存京都白云观,住持孟至才敬识"。标点为笔者所加。由此可见,杨炳《习武序》在清代梅花拳门弟子中广为流传,它在梅花拳史上的影响可见一斑。将民国手抄本《习武序》与道光年间的这一底本原件相互校读,再结合同治年间重刊的《习武序》抄本原件逐字逐句的对照,我们可对民国10年重抄本《习武序》内容存在的错漏问题得到补正解决。为继承和弘扬民族传统武术文化,使这一珍贵的武术历史文献更好地发挥它应有的史料价值和作用,我们作一简要的分析。例如在《习武序》习武规矩十二条中原文为"一忍可以支百勇,一静可以致百动",一个"忍"字反映了杨炳《习武序》的思想精华和对习武者提出的格外要求,又如在受业门人中"男兆熊梦叶"等,民国本被写成"男兆能梦叶",据笔者在杨炳的家乡内黄县丁庄调查发现,其后人仍传藏有彩绘布质杨炳家谱画轴,画轴绘有杨炳夫妇,身穿清代官服,精神矍铄,气度不凡,并肩端坐在殿堂之中,栩栩如生,下有数代后世子孙的人物画像等,在依次排列的像旁均题写有杨炳后代人的名字。原杨炳家谱画轴绘制于清道光年间,1958年又依照原家谱画轴重新绘制,珍藏至今,康熙皇帝诰封杨炳祖孙三代的三道圣旨和原家谱画轴不幸在1966年遗失。现存家谱画轴长1.95米,宽0.88米,保存较好。该画轴反映了梅花拳大师杨炳的社会地位和影响,是研究和了解这位著名武术历史人物的一件不可多得的实物资料。其中,就记载有兆熊(民国手抄本误为兆能)为杨炳独子,梦叶为其字,杨氏家谱写为照熊,兆与照音同字不同,这是杨家后代人续谱根据口传所说误记,应以《习武序》杨炳本人所记为准,杨兆熊也曾入门随父习练梅花拳。另外,同治本《习武序》载有"盖奇着妙法,何师无之,皆因弟子轻薄不知尊师重道,不可大受,故秘而弗传"。其中"不可大受"一语为民国本和道光本原件均无,显然,这应为杨炳《习武序》初写时版本的佚文。
    这篇出自民国手抄本的内容在许多地方难以解读文意,这次发现的道光23年的《习武序》底本和同治12年的 重抄本,使我们对杨炳《习武序》所阐发的理论内容有了相互参证的样本。民国本存在的上述例子还可举出许多,我们再稍举几例。在公布的《习武序》民国重抄本中被称为"妙诀"的四句歌诀,颠倒错乱,这四句并非杨炳《习武序》道光23年重抄本的原文,对照我们看到的民国10年的手抄本原件内容,原来,该文是抄录者写在《习武序》中的"一贯之道" 下面的一段话,其中有许多异误,实际上这段话最早出自我门熟悉的明代军事家和武术家俞大猷的《剑经》内,在明代另一位著名军事家和武术家戚继光的《纪效新书》卷12《短兵长用说篇》中的收录原文为"刚在他力前,柔乘他力后,彼忙我静待,知拍任君斗。"显然,杨炳的《习武序》习武规矩十二条有几处引用了俞大猷的《剑经》,但值得注意的是,若为杨炳本人《习武序》原文中引用俞大猷的《剑经》这一歌诀,自然应在"习武规矩十二条"中出现,而绝非是放在与此诀不相关的"一贯之道"文后,这一点颇为令人疑惑,我们在发现道光23年底本后,经反复核查,道光本的原文中并无此歌诀,显然,是抄录者本人加在后面的话,我们又拿来民国手抄本的原件对照,"妙诀"下面写有"咏太极诗",公布出版的《习武序》误作了"咏太极拳",事实上,细观此诗,应和"妙诀"一样,都是民国本抄录者对杨炳《习武序》读后有感而写下的话,具体说"妙诀"是抄录者对杨炳《习武序》"习武规矩十二条"中的最后一条,对杨炳谈俞大猷《剑经》之言而由抄录者本人写下的此诀,又由于抄录者对《剑经》原文这一内容的记忆模糊,故在文字上出现有颠倒错乱现象,但其大意如此,可知抄录者读过俞大猷的《剑经》一文,而写在下面的"咏太极诗",则是抄录者对杨炳《习武序》中谈论《易经》太极变化之理的赞叹,再一个明显的例子,是杨炳所引明代著名军事家和武术家俞大猷《剑经》之文,最后一句是"至精至妙之诀也",因而,民国本抄录者对杨炳《习武序》中的这段引文,感叹其阐发的拳理精妙深邃,故其本人则以"妙诀"而言附之于后。再与道光底本核对,"妙诀"四句歌诀,同样,在道光23年的重抄本原件中没有载录,它和"妙诀"一样均为抄录者个人所作,并非康熙武探花杨炳于乾隆7年的《习武序》原文内容,由此可见,现已公布的民国重抄本杨炳《习武序》内容,许多地方也失其原貌,令人难以解读。
    道光二十三年《习武序》重抄本原件内容的发现,使我们对解决民国手抄本《习武序》一文中存在的问题提供了新的补证材料,过去许多疑惑不解的地方,使我们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和领会,杨炳在《习武序》第6条中提出"凡出拳堂时,务要如见大敌,不可轻忽。当思何法可以破他,何拳得以胜他"。民国手抄本将第一句误为"凡出拳掌时,务要如见大敌",将"堂"变为"掌",实为大错,笔者原以为这是排印时出现的差错,实际上并非如此,我们在走访调查中,将路遥先生书中所载杨炳《习武序》与我们看到的民国10年手抄本《习武序》原件对照,发现民国手抄本确也是这样抄录的,但我们经与道光23年和同治12年手抄本原件相校阅,发现两本原件均写为"凡出拳堂时,务要如见大敌",这句话如何解释,对于非习武者是不好理解的,即便是在现代的武术界圈内人士也有许多人并非全都理解。杨炳说习武者"凡出拳堂时,务要如见大敌"一语,是梅花拳和其它传统武术拳派,大都有对习武者提出的一项重要要求,武术家强调凡习武者要出门如见敌,包括出门在外的行走坐卧,都要时刻防备别人的突袭和进攻,注意防身自卫,保护自己的安全,杨炳提出的这一条正和他在《习武序》中的第五条"凡入拳堂时,务要沉细,不可喧哗,方可知进退之中有妙着,趋避之内有利害,万不可视拳脚如戏场,则学习才有进益"这段话是相互联系在一起的,杨炳从两个方面对"凡入拳堂"与"凡出拳堂"给习武者提出了各自不同的要求,这对于我们研究清代梅花拳习武活动和武术的全面发展也是有帮助的,杨炳《习武序》自乾隆七年完成后,在民间传抄过程中,由于诸多原因,出现了内容差错。又如民国本引"致人而不致于人,早而骄之"等语,显然"早而骄之"应为"卑而骄之",道光23年手抄本原件即为"武经"曰:"致人而不致于人,卑而骄之,逸而劳之,作之而知动静之理,角之而知有余不足之处"。这是杨炳所引孙武孙子兵法之语并发挥借用在《习武序》中,他告诫习武者应牢记这一要言。《孙子兵法 .虚实篇》云:"故善战者,致人而不致于人"。《孙子兵法 .计篇》又云:"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杨炳正是从兵学角度对习武者提出了他的上述要求的重要武学思想。拳兵同源,理无两致。古之善战者,即善兵家之事,通武艺之道。  
    道光23年杨炳《习武序》重抄本,原件载有"刘汉裔敬叙"的一段话,原文为"古肥郡邑庠生刘汉裔敬叙:尝闻拳师鸣九王氏本鹤之言,曰古铜台大名府内黄县,有伊契友虎文杨氏,讳炳,武烈出众,中壬辰科探花,予信其韬略比黄吕,法术效孙吴,勇过伍明甫"。《叙》言又说"今观其佳作,所载武略规模,礼佛仪注,故予今文武童子,不特武略骎骎师尚父,更有文章祖先尼"。刘汉裔还有赞杨炳的诗歌:"佳作出自杨虎文,武艺文章两绝伦"一首附后,礼赞杨炳的诗歌除刘汉裔外,尚有"古海陵邑庠生孙文宣"所题写的二首赞美杨炳的诗歌:"十载寒窗苦用心,得会皇榜第三人"和"先生武艺比人强,文章超群不寻常"附于刘汉裔叙言诗歌之后,即民国手抄本在传抄时将前一首诗文落款错为是孙文宣题,又误将另一首出自抄录者本人写的"咏太极诗",误记在刘汉裔名下,而将文中原为这篇上述刘汉裔在《习武序》内容之后写的《叙》言,错为孙文宣题,实则颠倒错乱,使人难以真实了解这些不同诗歌文章都是出于何人之手,给我们的研究工作添加了许多麻烦和混乱,进一步对杨炳《习武序》及有关内容的分析与梳理十分必要。
    杨炳生活在黄河流域的中原地区,战乱频繁、动荡不安的豫北内黄,又是冀鲁豫三省交界之区,尚武之风盛行,与内黄西南相邻的汤阴即为武艺冠绝的南宋抗金名将岳飞的故乡,东邻内黄的清丰在唐代出现有武功高强的著名战将南霁云,他们自幼习武,以武报国的故事长期在这一带民间流传,杨炳自幼耳闻目濡,崇拜这些出自家乡的英雄人物,正因为杨炳熟读兵法,又受家庭环境的影响,杨炳之父杨达及祖父杨士兴均在军中任职,他们武艺精熟,习武之风影响着轻少年时期的杨炳,从而使他后来成为一名武功非凡的武探花。正如古肥郡邑庠生刘汉裔在序言中,引与杨炳同时代的著名拳师王本鹤称赞杨炳的话所评价说:"杨氏讳炳,武烈出众,中壬辰科探花,予信其韬略比黄吕,法术效孙吴,勇过伍明甫"。著名拳师王本鹤与杨炳为同时代人,两人相互倾慕,视为知已,王本鹤这样高度赞扬杨炳的武功文才,可见杨炳在当时是何等的威名,堪称为梅花拳一代宗师。杨炳《习武序》不仅对探明义和团(拳)运动的起源有着积极的意义,而且,对于武术学术界来说,杨炳《习武序》又是十分宝贵的一篇武术历史文献,对研究清代武术史和梅花拳的思想文化内涵,具有重要特殊的价值及作用。

Copyright © 2004-2010  www.meihuaquan.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梅花拳|梅花桩|邢台梅花拳|平乡梅花拳|梅花拳|梅花桩.梅花拳|
TEL:0319-7930999    meihuaquan0999@163.com zxl@meihuaquan.com.cn